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中國原創圖畫書還需要漫長的等待嗎?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時間:2019年03月14日 10:37:14

  文/虞婧

  一顆子彈飛過,高速穿過棉花糖,畫面突然間轉成一個小男孩驚恐的面容。時間在瞬間凍結。

  這是白冰的圖畫書《一顆子彈的飛行》中攝人心魄的一頁。

  圖畫書作家、研究者彭懿認為,《一顆子彈的飛行》可以拍成短片,具備領奧斯卡獎的潛力

  “我是一顆小小的子彈,靜靜地躺在槍膛里,這兒很黑,遠處有一點亮光。”書中的子彈是一個稚嫩的生命,他有著柔軟的內心,幻想飛翔。可是,飛起來之后,一切都是那樣無奈和痛苦。他不想穿過孩子的棉花糖,不想穿過天鵝的翅膀,更不想穿透母親的身體,他想停下來……

  《一顆子彈的飛行》內文圖

  一本短小精悍的圖畫書,短短幾百字,把作者思想的涌動、文學的感覺、童心的閃耀展現得淋漓盡致。

  像做拔絲紅薯一樣創作圖畫書

  “白冰的研討會終于召開了。”在近期由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委員會、中國現代文學館、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聯合主辦的“白冰圖畫書的創意空間和情感探索”研討會上,兒童文學作家金波感嘆到。

  “白冰圖畫書的創意空間和情感探索”研討會現場

  “他每構思一本圖畫書,一定會跟我們講,從內容、題目,到畫法,一次一次地講,講到我們比他本人還熟悉這個故事。《一顆子彈的飛行》我們就足足聽了三年,每次吃飯一定會聽他講他的子彈,這個研討會再不開的話,我們受折磨的時間就更長了!”現場熟悉白冰的專家們都不禁笑了起來,頻頻點頭。

  “他的確是一個要求完美的人。”兒童文學作家秦文君眼里的白冰,是一個對創作和出版都無比執著的人,是孤獨的求索者與異想天開的造夢師。“我曾經吃過白冰親手做的一道菜——拔絲紅薯。他做的拔絲紅薯,拉出的絲可以有四米多長!從客廳一直拉到廚房門口,而且這個絲非常堅韌,就像鋼絲一樣。”在她看來,白冰像做拔絲紅薯一樣創作圖畫書,希望自己筆下的故事能夠足夠綿長、堅韌。

  “白冰的執著,同僚和編輯們都深有感受,他對作品的要求近乎苛刻,他創作繪本的重要特點便是‘否定之否定’的構思路徑,他總是不滿足現狀,不斷反思。”兒童文學作家劉丙鈞認為,白冰的作品風格與其性格是同向而行的,看其作品可識其人,識其人可更好地理解其作品。

  好的圖畫書是“淺語”也是“前語”

  “圖畫書編完了以后,自己要講,在這樣的基礎上來完成最后的編校工作。如果自己講的時候很別扭、晦澀,那是不能講給孩子聽的。”白冰說到,圖畫書的語言是“淺語”也是“前語”。“淺語”深入淺出,簡潔純凈又蘊含深意。“前語”是前輩的“前”,圖畫書可以傳達成年人獨特的生命感悟,為兒童提供情感體驗和生活智慧,文明的傳遞就是這樣一代一代來完成的。

  圖畫書是文學和繪畫融合的藝術。白冰非常懂得這一點,所以他在創作時會給圖畫書的繪者留下足夠的創作空間,他們共同完成一件藝術品。比如《一顆子彈的飛行》的插畫師劉振君就被賦予了充分的創作自由。他在繪畫時嘗試了多種風格,充分調動了想象力和邏輯思維,來布置場景的大與小,選擇鏡頭的遠、中、近,安排鏡頭的推、拉、搖、移,才把子彈冰涼堅硬的本質與童真善良的氣質成功地結合在了一起.文本和繪畫分別做各自最擅長的事,互相補充、襯托,產生了空間和時間的多維敘述效果,形成了立體的、運動的有速度的影像,充滿哲學和詩意,也充滿了影視感。

  《換媽媽》內文圖

  “兒童文學最重要的,就是兒童觀。”在魯迅文學院副院長李東華看來,白冰的兒童觀不是取悅孩子,而是尊重孩子,他把孩子當成了勢均力敵的朋友,在他那里,兒童不會因為缺少成人經驗就被看低、干涉。比如《換媽媽》中的媽媽就會鼓勵孩子去探索,甚至試錯。白冰尊重孩子對世界的好奇心和行動力,他的創作不但標識出了當下中國原創繪本的一個高度,同時也為當下中國原創兒童文學帶來了非常豐富的啟示,提供了可以借鑒的文學樣本。

  “白冰的這些圖畫書題材廣泛,立意深,故事精彩,畫面美妙,是親子閱讀的范本、老少咸宜的讀物,一遍又一遍的快樂記錄的載體。”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高洪波認為,正是白冰精益求精的努力構思,以及與不同藝術風格的畫家們親密無間的合作,才使他的作品擁有了經典品質,堪稱“白經典”。

  “文×圖”,開拓中國原創圖畫書新未來

  兒童文學作家曹文軒曾在2000年提出,繪本在中國需要漫長時間的等待,因為中國的經濟實力不足以銷售、消費繪本這種奢侈品。此外,從當時國人的消費觀出發,對商品的要求是耐用,而繪本消耗快、價格高,不符合這種消費觀念。

  時間僅僅過去十多年,中國的經濟實力增強,大量家庭已經能消費得起繪本,消費觀念也有所改變。但作為奢侈品的繪本基本上是由國外引進的,在這樣的形勢之下,研討白冰的圖畫書,展望中國的原創圖畫書未來,有著重大意義。

  “在過去二三十年當中,國內的原創圖畫書絕大多數都是‘文+圖’的類型,比如傳統連環畫上圖下文的形式,持續了幾十年。而圖畫書的發展歷史是和整個媒介發展歷史緊密相關的。只有電子媒介發展迅猛的時代,圖畫書才有可能進入一個‘文×圖’模式。”兒童文學評論家湯銳指出,白冰圖畫書的創作,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國內原創圖畫書發展的一個縮影。

  插畫家熊亮談到,世界圖畫書在風格、創意方面都要比國內的圖畫書強些,但他們也存在著問題。“我現在見到的畫家基本上都很有個性,有時候甚至有點瘋狂,但他們都屬于有童心的大人,卻沒有真正從兒童的需求出發。”在他看來,這是中國原創童書發展的好機會,中國畫家雖然要學習創意和個性,但重視兒童心理,是行業踏實性的保障和必須。童書要達到的,終究是真正的童心。

  “圖畫書這一形式是人類的偉大創造,在所有文學藝術門類中,圖畫書大概是離哲學最近的一種。通過圖畫書,幾乎世界上所有一切聲音的哲學,都可以讓年齡很小的孩子懂得。”曹文軒說到,白冰以精湛的圖畫書向我們有力地證明了中國原創圖畫書立足世界舞臺的可能性。

  研討會專家合影

  據悉,白冰已出版的9本圖畫書(《換媽媽》《掛太陽》《爸爸,別怕》《雨傘樹》《一顆子彈的飛行》《大個子叔叔的野獸島》《一個人的小鎮》《吃黑夜的大象》《黑和白》《上去和下來》)中,已有8本入選“中少陽光圖書館入選書目”,版權已全部輸出國外版權,并榮獲國內外各種獎項。

  什么是兒童聲音?什么是好的圖畫書?中國原創圖畫書還需要漫長的等待嗎?越來越多的創作者正在不斷地向圖畫書這座融文學、哲學、藝術于一體的高峰攀登。中國原創圖畫書,正在迎來它的春天。

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安徽快3开奖网址 新濠娱乐634 开心农场彩票有规律吗 新强时时彩票开奖 盛彩彩票平台 天天捕鱼电玩版破解 五元彩票最多中多少钱 游戏病毒怎么赚钱 新时时几点结束 体彩app扫码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