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泥金三少”:一心傳古藝,指尖生繁花
來源:浙江日報 | 時間:2019年03月25日

  記者俞吉吉 通訊員陳云松 蔣攀

  仲春時節,寧海縣城繁花似錦。寧海縣躍龍街道外環西路369號,占地35畝的寧海東方藝術博物館庭院幽深,小橋流水。一間工作室內,三個90后大男孩胡亮亮、王占奎、王瓊正在各自的案前低頭擺弄著。烏黑的頭發和紅紅的箍桶之間,握著竹刀的手在靈活地上下翻飛。掛在枝頭的蟠桃、戲珠的長龍,在原本樸實無華的紅泥中漸漸堆塑成型。他們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泥金彩漆的新生代傳承人,有人稱他們為“泥金三少”。今年,是他們入行的第十個年頭。

  伴著窗外的鳥鳴聲聲,他們放下手中忙碌著的活計,跟記者講起了與這門傳統手藝之間的故事。

  追隨大師腳步

  “前3年是堅持期,熬過來就定性了”

  作為寧波傳統工藝“三金”之一,泥金彩漆的歷史可以追溯到7000多年前的河姆渡時期,有文字記載的歷史長達550年,明清之際其技藝達到鼎盛。舊時,它廣泛應用于十里紅妝的嫁妝中,大至床鋪,小至線板、紡錘,完工之后,都要進行外表裝飾——在木胎漆胚上堆塑、瀝粉,通體刷上紅漆,局部貼金,看上去流光溢彩、喜慶繁華。

  胡亮亮、王占奎、王瓊,都是寧海第一職業中學07級美術班的學生。十年前,當這門手藝還未被廣為所知時,在學習美術的3人就加入了這個行當。

  2007年,3人入讀寧海縣第一職業中學動漫與美術設計班,恰逢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黃才良首次和該校合作。黃才良和另一位非遺傳承人陳龍每周給40余位學生上兩天的泥金彩漆課,希望讓這門瀕臨失傳的寧波特色傳統工藝傳承下來。他們,有幸成為了首屆學生。

  第一年上基礎課,素描、色彩;第二年上專業課,黃才良、陳龍和其他幾位老師手把手地教。在老師們的言傳身教下,3位小伙子沉浸在了泥金彩漆的工藝世界里。2009年,3人一起進入黃才良的東方藝術品公司實習,正式開始了泥金彩漆職業生涯。十年里,跟隨黃才良學習泥金彩漆的學生達到近千人,但多數都選擇去其他行業或讀大學深造,只有他們3人一直緊隨黃才良的步伐,堅守至今,成為泥金彩漆工藝為數不多的新生代傳承人。

  “前3年,是泥金彩漆的堅持期。這段時間學的都是基本功,枯燥得很。熬過來了,就定性了。”黃才良說,最重要的是耐得住寂寞、坐得住板凳。做工精巧、光彩奪目的泥金彩漆作為十里紅妝中的奢侈品,做工十分復雜,一般要經過箍桶、油漆、設計、描稿、關框、堆塑、上彩、貼金以及造金漆等幾十道步驟,歷時至少半個多月。其中的堆泥,也叫堆塑,是泥金彩漆最核心的手工藝,也是區別于其他漆器的最大特征。一般情況下,一件器具做好堆泥工序需要一星期,但要讓漆泥真正干透,變得像石頭一樣硬,至少需要3個月以上,徹底干硬才能貼金,最終讓泥金彩漆器歷經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變色變形。一道道工序都需要認真仔細,但凡一步走樣就成不了器,沒有耐性的年輕人很難堅持下來。“一開始時,來報名的人還不如學理發的多。”黃才良坦言。

  寧海有“五匠之鄉”的美譽,歷來出工匠。3個年輕人都是土生土長的寧海人。問及堅持至今的原因,他們相視而笑,一時不知從何說起,但從胡亮亮談及古物時放光的雙眼到王占奎磨出硬皮的手,都透露著他們對這門手藝發自內心的熱愛。

  醉心彩漆十年

  “白天做工,晚上打吊針”

  胡亮亮機靈、善表達,1991年出生的他,在3人中排行第二。入這一行,于他而言,是遵循了自己的初心。他笑稱自己是同齡人里的“怪人”,不愛打游戲,不愛逛街,就愛那些古物、花鳥魚蟲。在老師陳龍的記憶里,家境富裕的亮亮,是第一個來到這里實習并留下來的。他猶記得,從2009年暑假開始,還是實習生的亮亮天天都來工作室,在沒有空調的樓頂一待就是一個月。冒著酷暑,打著小風扇,亮亮大汗淋漓地學手藝,沒有手機,一待就是一天。即便在得了慢性氣管炎的時候,他仍然堅持做手藝。“白天做工,晚上打吊針”,這讓老師很感動,也很心疼。

  為了磨煉性子,胡亮亮在自己的操作臺旁養了一缸魚,悶了累了就看看。操作臺的另一邊則是他的“敗筆”。“做出的殘品最多的時候占五分之一。”他說。貼金用到的金箔都是真金,師父每次看到這些殘品,多少還是有點心痛。

  從一根線條到一朵花、一只蝴蝶再到一整只討奶桶,從模仿文物和師父的作品到駕輕就熟地獨立創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慢慢地,胡亮亮品出了其中奧妙,作品開始有了名氣。他在浙江傳統塑藝陶藝精品展上獲過銀獎,和師父陳龍合作在第七屆中國(浙江)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會上獲過金獎。他的雙龍長提桶,在2018年寧海縣“百工百匠”作品大賽中拿到了金獎。

  王瓊和亮亮同齡,用他的話說,是亮亮把他帶進工作室來的。在他看來,“泥金彩漆與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大到眠床、櫥柜等內房家具,小到提桶、果盒等生活用具,我做這些的時候是滿心歡喜的。”他喜歡這門手藝,他的微信頭像就是自己的工作照。他在朋友圈發布的內容,除了生活日常,大多和泥金彩漆有關。

  前不久,有一件事對他觸動很大。2018年12月11日,取材于寧海的電影《春天的馬拉松》在北京首映。他的作品被劇組借用了。看到其中的片花,他一聲嘆息:“唉,把我做的泥金盒給砸碎了,心痛。”

  1990年出生的王占奎是3人里年紀最大的。小時候,王占奎得了一場病,手指不太靈活,雖不影響日常生活,卻讓他在選擇專業的時候有些猶豫。但在老師陳龍看來,他的技術是3個人里最棒的。2011年8月,他跟著師父黃才良去韓國參加了一個展覽。“那是到寧波的友好城市韓國大邱,參加友好城市日文化交流。”王占奎記得,就在參展的兩個月前,2011年6月,泥金彩漆列入了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因此,藝術團帶去的討奶桶、六角盒、八角桶等好多泥金彩漆作品,成為展覽“明星”。從磨出水泡到老繭再到硬皮,王占奎的手,就是他十年醉心工藝的實證。

  寧海的模具和數控產業都很有名。這十年里,王瓊也曾有過學模具、數控的想法;畢業前夕,亮亮曾想過考美院讀大學。但是最終,他們還是選擇了這門手藝。現在,每天工作8小時,3個人在一起一門心思做手藝,生活純粹而愜意。

  “電視上經常看到你們的作品啊,三位大師。”一次同學聚會上的調侃,讓他們對十年來的堅守有了小小的得意。

  期待枝繁葉茂

  “下一棒交到他們手里,我很放心”

  在不少非遺技藝面臨失傳和斷代的當下,泥金彩漆的工藝如今能找到3個年輕人來傳承,目睹他們一步步成長起來的黃才良和陳龍兩位老師很滿足也很欣慰。

  在陳龍看來,20歲以前是學手藝的最佳年齡,而且3人又有扎實的美術功底。“泥金彩漆的下一棒交到他們手里,我很放心。”陳龍說。

  擇一事,終一生。深耕泥金彩漆的十年,在兩位師父眼中,3個年輕人都已成長為獨當一面的成熟匠人。現在,黃才良正謀劃著在寧海打造百工坊創意園區,他希望3個年輕人在不遠的將來都可以獨立門戶各自收徒。這樣,這門手藝也能枝繁葉茂起來。

  萬變不應離其宗。對于傳統手藝的傳承和創新,黃才良和陳龍都表示,傳承是根,創新應遵循傳統手藝之本。“手工是有溫度的,每一件純手工的工藝品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傳統手藝的價值和魅力所在。前不久,他們拒絕了一筆來自美國的大單子——訂單要求在1個月內做出200只討奶桶。靠純手工打造,這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在產量和手藝之間,他們選擇了堅守傳統手藝。

  前不久,黃才良和陳龍還走上了央視《我有傳家寶》的舞臺,秀了一把十里紅妝。隨著民眾生活水平的提高,對文化的追求也在多樣化。現在,泥金彩漆的名氣越來越大,市場很大,傳統手藝人低人一等的老觀念也在悄然改變。除了和舊時一樣充當嫁妝,如今,很多人也喜歡把這些華麗的工藝品當作室內擺設和裝飾品。讓3位年輕人最為驕傲的是,他們的作品不僅受到當地百姓喜歡,就連江蘇、山西等地的愛好者,都慕名趕來訂制女兒的嫁妝。此外,這些華麗光鮮的藝術品,還多次成為寧波市贈送給東亞、歐美等地友好城市的禮品,讓這門古老的藝術在異國他鄉大放異彩。

  王瓊的家庭并不富裕,他從小跟著奶奶長大,“奶奶希望我能在村里造個新房子,有個根。”2012年,憑著這雙巧手和這份努力,王瓊在工作的第4年,用6萬元積蓄,加上親友的幫助,蓋起了三層半的新房。今年,找好女朋友的他計劃結婚。未來,他希望還完房子的貸款后,再按揭買一輛車,“努力一點,節約一點,就會有好日子。”

  對于未來,胡亮亮謙虛地說,自己還在傳承技藝階段,也在努力創新,開發新產品。他跟著陳龍老師,不僅學泥金彩漆,還學習國畫、養鳥、收藏老物件,想以更多的藝術門類來涵養自己的藝術創作能力。王占奎希望自己的水平越來越好,成為大師級的人物。

  現在,他們會回到母校去給學弟學妹上課,也會給來實習的學弟學妹做指導。前不久,工作室來了個剛畢業的小師妹,開始負責貼金工序。3個年輕人有著共同的愿望,“希望有更多的學弟學妹喜歡這門手藝,在未來,能把它發揚光大。”

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龙虎和微信群机器人 利鑫平台彩票网 二八杠游戏规则 组选包胆如何倍投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 大乐透胆拖投注玩法 11选5任选七稳赚方案 极速时时开奖程序 软件工程大作业范例 百人棋牌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