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唐書煜

大大咧咧也有一顆溫暖細膩的心

來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協會 | 時間:2019年03月26日 11:43:24

唐書煜  舟山中學  高二年級

出生在婉柔水鄉,卻少了幾分江南女子該有的溫婉。性格大大咧咧,但心思細膩,喜歡透過細節,察覺身邊的人事。認為不經意的溫暖比刻意營造的浪漫要戳心得多。喜歡水墨畫,喜歡留白中所蘊含的詩韻,也喜歡動漫的活躍跳動的熱情。寫作,于我而言,是一種情懷,是一個記錄生活的方式。在靈思泉涌的時候,捧上一杯熱茶,執一支筆,一張白紙,一米陽光,這應該是人生最閑適的時候。

個人榮譽

2011年第九屆上海市“七彩杯”寫作和演講比賽一等獎

2012年上海市閔行區三好學生

2017年第十二屆全國中小學生創新征文大賽 浙江賽區決賽三等獎

2018年浙江省少年文學之星

唐書煜訪談

文/李晶晶  唐書煜

李:現場賽作品《驚蟄》結局揭示了主人公患有精神分裂癥,而在小說之前的描寫中就已經埋下了伏筆和線索。對于小說寫作中,線索十分重要,你是如何處理小說中的線索的?

唐:首先,對于線索的選擇,我會選擇簡單平常的事物或者現象,營造出一種它們本就該在那里的感覺,放在文中才不會顯得特意突兀。對于線索的把握需要一步三回頭,通過邏輯去鋪設線索,從而避免了邏輯不通的文段。我習慣鋪設兩條線索,交叉著來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這樣文章看起來更加飽滿一些。

李:你的文字雖然有著淡淡的哀愁,但是卻很治愈。周圍讀過你作品的人有沒有這么評價過你?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寫作風格的?

唐:有過,但其實我的寫作風格挺多變,但是總體的主線都是一樣的,就是用最簡單的細節來表現人間最為純真無暇的情感,這些情感難免都會摻雜著些傷感。比起華麗的藻飾,我更喜歡用孩子一樣的視角去看待這個世界,用樸素的文字去點綴我想表達的那一份愛。我覺得每一種風格都是不同的嘗試,而每一種風格下的文字,都是我所喜歡的。

李:描繪一下在你記憶中最溫暖的一個場景。

唐:母親一直很少陪我,但她總想給我最好的。記憶中,她在我面前總是溫柔的笑著:“寶貝,每天都要開心啊。”因為她很少陪我,所以她總擔心我吃的不好。有一次,她從網上拉下了幾十道不同的菜的做法,配上圖文,拉著我一起看,一遍又一遍的問我喜歡哪些,表現出異常的固執。我看著紙上琳瑯滿目的菜單和她毫不遏制的期待,心里不可控制的泛起了酸澀,帶來極大的溫暖。

李:你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上寫作的。

唐:從小學的時候開始先是喜歡上了記日記的充實感,那時候只是對文字的朦朧執念,真正喜歡上應該是在初中的時候,那時候班里不知怎的掀起一股小說風,我就嘗試著寫過幾篇,自此就無法放下了。一個人在安靜寫文的時候,是最接近自己內心真實情感的,想寫好別人的故事,得先了解自己。而我在不斷地反思了解自己的同時也希望通過文章讓他人以此作為一個參考,去了解他們自己。

李:你的現場賽作品寫到了精神分裂癥,參賽作品中提到了自閉癥,兩者都和精神狀態相關,是什么緣由促使你以此為題材的?

唐:物質時代的發展所衍生的對金錢的崇拜不僅僅存在于成年人的世界,孩子也難免受到影響。不同于看似看透了生活的成年人對錢權的追逐,孩子更加希望擁有精神的陪伴,這樣的補給只能由家庭來傳遞。我曾經也給我的母親發過很長一段短信,信里寫著:“我可以不吃零食,不住寬敞的房子,我只想一家三口能在一起。”現在我可以體會到那時候母親掙扎的心境,我舍得讓自己委屈,可是她舍不得。而在當下這個社會,不管是農村還是城市,留守兒童的情況愈發普遍的情況下,孩子的精神問題暴露無遺,我身邊也有幾個為了讓爸媽陪自己,故意任性,奢侈,犯錯的同學。也是基于此,看到《窗外》和《驚蟄》的時候,有感而發。我所寫的精神分裂癥和自閉癥,我自認為不是一種病,而是精神和物質得不到平衡而走向極端的表現。

李:高中生的學業比較繁忙,你是如何平衡愛好,比如寫作和學業之間的時間?

唐:首先我肯定是以學業為重,愛好我可以終其一生,但是高考只有這么一次,馬虎不得。如果占用學習的時間來寫作,不僅心情浮躁,寫不出感情,而且也會影響學習的心情。所以我一般都會把寫作推到有大把空余時間的時候,比如寒暑假。而在學習疲勞的時候,我會寫一點隨記。

李:在這個互聯網為標志的時代,有人說主流文學逐漸邊緣化,網絡文學撐起了文學界的半壁江山,你對于這個說法,有什么自己的見解?你更傾向于哪種文學?

唐:主流文學一般是在斟字酌句之后著得的,會帶給人一種很莊重的感覺,相反,網絡文學以它的輕快多樣來贏得讀者的喜愛,能夠讓人學習工作之余得到放松。這兩種我都看過不少,有所體會的是,主流文學讀起來需要去感悟其中的更深層次的內容,即作者藏著掩著想要映射的社會事實。網絡文學想要表達的一般很簡單,直扣人心,看完就是結束,不需要去想多余的東西。但是要說主流文學邊緣化,其實我不太認同,網絡文學固然撐起了一片天,但它們撐起的是這片天的四個角,要想文學的江山穩固,還得需要主流文學做中堅支柱。

若要問我更傾向于哪種文學,說實話,我的內心傾向于主流文學更多一點。

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重庄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扑克二十一点怎么玩 快三算号神器手机版 广东时时开奖时间表 稳赚200网赚项目 赌龙虎要怎样才稳赢 缅甸龙虎投注有什么技巧 网上游戏棋牌 高博电子娱乐 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