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如果死亡是一門課,我們該如何推開這間教室的門?
來源:青閱讀 | 時間:2019年04月09日

  死亡到底是什么?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是哲學的,是宗教的,是醫學的。

  然而當死亡降臨到每個人的生活中——當我們必須面對身邊至親之人的死亡時,我們會閃躲,我們會悲傷,以至于這些痛苦會將我們淹沒。但回避死亡,回避這些痛苦是無效的,因為死亡終究會發生——發生在我們身邊,發生在我們身上。如何消化死亡帶來的痛苦,如何從悲傷中收獲一些成長的力量,則是每個人需要面對的功課。

  近日,一本直面死亡,療愈痛苦的作品《悲傷的力量》中文版由廣西師大出版社?新民說聯合企鵝蘭登推出。這本書在全球都有極高銷量,作者朱莉婭?塞繆爾是一名有著25年從業經歷的悲傷心理治療師,也是英國喪親兒童基金會的創始人。在《悲傷的力量》中,她將25年悲傷咨詢與心理輔導的一線經驗與讀者分享。塞繆爾分享了15則關于愛、失親、面對自己的死亡以及撫平悲傷的動人故事。在故事中,來訪者的情況各不相同,至親的死亡給他們帶來的感受卻毫無二致——然而異質樣本最終都走過悲傷,開啟新的生活。

  《悲傷的力量》

  作者: [英]朱莉婭·塞繆爾

  出版社: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出品方:新民說

  譯者:黃菡

  出版年: 2018-12

  我們與朱莉婭?塞繆爾展開對話,討論了這個話題:如果死亡是一門課,我們應該如何推開這間教室的門?

  他們不知道所經歷的一切是一個自然的過程

  文化客:很好奇您為什么會寫《悲傷的力量》這本書?

  朱莉婭?塞繆爾: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師,在近25年的從業經歷里,我與很多喪失親人的人接觸,他們帶著極大的悲傷來到我的辦公室,對于悲傷和療愈一無所知。他們不了解他們的感受,他們認為他們應該比他們當下的狀態更好,他們不知道他們所經歷的一切是一個自然的過程……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人們避諱談論死亡和悲傷,人們對死亡缺乏認識。這一切促使我想要寫這本書,我想要盡可能地幫助到更多的人,當他們所愛的人離開世界的時候,他們知道該如何應對這一切。

  文化客:您提到“人們這么多年避諱談論死亡,誤會悲傷”,那在您看來,人們為什么會避諱談論死亡,為什么會誤會悲傷?

  朱莉婭?塞繆爾:我認為人們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避諱談論死亡和悲傷。其中的一個原因是,我們懷有這樣一種“魔法思維”,我們傾向于相信,如果我們談論死亡,死亡就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如果我們假裝死亡不曾發生,我們說不定就可以避免死亡發生。另一個原因我想是因為恐懼,人們害怕面對死亡。我在書中想要傳遞給讀者的信息是,恰恰相反,如果我們嘗試面對這些難事,我們往往能更好地應對它們。

  人們所擁有的療傷和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是驚人的

  文化客:《悲傷的力量》中,您講了十五個關于死亡的故事,最讓你感到觸動的是哪個?

  朱莉婭?塞繆爾:這每一個故事都以不同的方式深深觸動了我,我說不出哪一個比另一個更打動人心,它們都蘊含著一些有普遍意義的信息,能夠讓不同經歷的讀者得到共鳴。我想最令人心碎的故事是發生在哪些失去年幼孩子的父母身上。因為我們從來不曾想象,有一日我們需要埋葬我們的子女,我們期待著他們能夠為我們送終,而不是相反。但你知道嗎,我的職業生涯教會我一件事,就是人們所擁有的療傷和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是驚人的,有時候這種能量遠遠超乎我們的想象。在所有我接觸過的家庭當中,他們最終都走出來了,也都走下去了,盡管他們可能會一直攜帶著既往的悲傷,但這份悲傷并沒有毀滅他們。

  文化客:在英國,老一輩人和年輕一輩人對死亡的理解有什么不同嗎?

  朱莉婭?塞繆爾:在英國,我們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代很避諱談論死亡,因為他們親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發生,他們經歷了太多的失去,他們沒有更多的情感能量去消化死亡。所有這一切關于“撫慰喪親者”的服務和心理研究都發生在這35到40年之間,在此以前,人們對死亡的理解幾乎是空白的,人們避諱談論死亡,我的父母很少談論死亡。至于宗教和信仰,我想它的意義在于,有調查顯示,宗教可以帶給人希望。人們相信,在來世、在彼岸、或其他任何什么你所相信的宗教教義中表述的那個地方,你會和逝去的故人重逢。如果你沒有宗教信仰,有時候,你很難找到這樣的希望。

  父母不應該和孩子避諱談論死亡,他們應該引導孩子認識死亡

  文化客:我想到一個故事,前兩年,中國出了一本書《白事會》,講一位在天津料理白事的“大了”的所見所聞。書里講到一個故事,有一個小學老師去世了,這個老師找到料理白事的“大了”,提出生命的最后想用自己的死亡給學生上一堂課。這在常規的課程體系里很難看到。這個故事給我很大觸動,您是否認為關于”死亡“的教育在我們現在的教育體系里有所缺失?

  朱莉婭?塞繆爾:是啊,我認為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每個人都會經歷摯愛的死亡,不管是失去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還是最痛苦的失去是孩子……沒有一個人可以從中幸免。這是我們生命當中最復雜、最艱難的一部分,它當然應該成為學校教育的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我認為它應該是我們家庭教育的一部分,父母不應該和孩子避諱談論死亡,他們應該引導孩子認識死亡,死亡不會嚇壞孩子,是父母眼中的恐懼讓孩子學會了懼怕死亡。如果父母能夠直視死亡,能夠坦誠對待死亡,正確理解死亡,孩子們也會正確面對死亡。我認為,對于“死亡”這一課,孩子們應該從他們最愛的、最相信的人那里習得。學校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家庭。就像我認為,性教育也應該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而不應該由學校代勞。

  文化客:想要講好這門課,需要什么“教學資質”嗎?

  朱莉婭?塞繆爾:要教好“死亡”這一課,你不需要什么“教學資質”,你只需要成為一個人,只需要坦誠和誠實。讓死亡可怖的并非死亡本身,而是我們不了解死亡、避諱提及死亡所帶來的恐懼。我們所想象的恐懼往往大過了現實。我從沒有見到過一個咨詢者,因為目睹了死亡而感到恐懼或者遺憾。要知道,療愈其中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見證死亡發生的經歷本身。

  “我不能給予他們力量,我只能構建信任關系,讓他們尋回力量”

  文化客:能不能和我們介紹一下你正在運營的英國喪親兒童基金會?

  朱莉婭?塞繆爾:我們現在是英國最重要的支持喪親兒童的組織,在全國各地都有分會。成千上萬的孩子找到我們,不一定是父母過世,有的是兄弟姐妹過世了,也有的是祖父母過世……對失去的痛苦和對死者的感情投入是正比的。我也遇到過很多中國人,是他們的祖母帶大了他們,他們和祖母的情感更親近于母親。

  文化客:英國喪親兒童基金會具體會為孩子們提供怎樣的幫助?

  朱莉婭?塞繆爾:我們會提供各種形式的支持,孩子們會分成小組,討論各種主題。最重要的是讓孩子們意識到,他們并不是孤獨的,還有其他人也經歷了同樣的失去,有其他同伴和他們處境相當,他們有可以交談的同伴,這是治療的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們還有一個由11歲-17歲的孩子們所組成的小組,孩子們會圍坐一起,創作電影、音樂或者繪畫,通過完成這些創造性的項目,面對死亡。我們拍了一部很棒的電影,孩子們通過鏡頭告訴老師們——喪親的孩子們是怎樣想的,他們需要得到怎樣的理解,這部電影后來被帶到各個學校進行了放映。孩子們還會共同寫歌,有人寫旋律,有人填歌詞,有人演唱……孩子們聚在一起,共同完成一項創作性的工作,這個創作過程是非常治愈的。

  文化客:那根據您20多年的經驗,您給這些咨詢者很強烈的支持,也會變成咨詢者生命中重要的人,給予他們力量,我不知道是不是會有人把信仰寄托在老師的身上?

  朱莉婭?塞繆爾:不,我從不會給咨詢者提供答案,不是我給予了他們力量,而是我和咨詢者建立的關系,這段信任關系的建立,是為了幫助咨詢者自己找到力量,找到答案,回到它們的生活里,我在書中詳細探討了這個關系建立的過程。通過交談、互動,咨詢者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和答案,最終他們不再需要我的引導。不是我給予了他們魔力,是他們自己找到了魔力。通過建立這樣的一種信任的關系,人們可以走進自己的內心,表達自己的痛苦和失落,發現問題的答案,尋找到支持自己的方式。沒有外力可以給予另一個人力量,我不能給予他們力量,我只能構建這樣的信任關系,讓他們尋回自己的力量。

  死亡會提醒我們,加倍珍惜身邊那些我們愛的人

  文化客:經歷了死亡以后,很多人變得更堅強了,這個是不是一種成長的過程?

  朱莉婭?塞繆爾:是的,這個過程我們稱之為是“后創傷成長”,當你在生命里經歷了一些非常痛苦的事情,經歷了激烈的情感,它會改變你,也會改變你看待生命、看待周遭萬物的方式,你會重新認識到生命的寶貴,重新發現你所愛之人有多么重要。我們似乎會覺得,我們的羈絆是永遠的,因此往往不會珍惜,但死亡會提醒我們,加倍珍惜身邊的那些我們愛的人。

  文化客:您的來訪者,幾乎每一位都是帶著悲傷而來,你靠什么支撐自己來面對這么多的悲傷?

  朱莉婭?塞繆爾:我的工作豐富了我的生命,通過和這些咨詢者接觸,傾聽他們的故事,我和這些咨詢者建立了很堅實的關系。另一方面,我始終很清楚地意識到我的工作和個人生活之間的邊界,哪些是他們的故事,哪些是我的人生,我的人生中有哪些快樂,有哪些困難。每天同死亡和失去打交道,在某種意義上,讓我對我的生命中所擁有的一切感到感激,讓我對生命充滿感激。但與此同時,始終我還是要意識到,這些咨詢者的故事是他們的故事,并非我生命當中的故事。另一方面,我也會規律地運動,也會做各種各樣積極的事情,我也會見我自己的督導,也會有專業的人士給與我情感的支持……我非常重視這個過程,我認為從事護理和療愈職業的從業者都需要做到這點,醫生、護士、咨詢者,他們都要首先確保他們自己得到了很好的照顧。

  文化客:您所聽到、所接觸到的這一切,讓您成為了一個更強大的人嗎?

  朱莉婭?塞繆爾:我想,如果你經歷了死亡,你一定會成為一個更加強大的人。我從咨詢者的故事當中學到了很多,他們給予了我很多力量,也完整了我的生命。

  文|張知依

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28杠生死门8个口诀 捕鱼赢现金10元提现 6码两期计划怎么阶级倍投 二人麻将加班棋牌游戏 足彩胜负对阵表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稳定版 宝贝计划官网客户端 天天棋牌斗地主现金版 开大小单双的赌博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