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王府井新華書店70年:從為買書服務到為買書人服務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時間:2019年04月12日

文/李婧璇 王坤寧

4月9日的北京,降溫降雨的天氣,已逾古稀的讀者劉首映,仍堅持來到王府井書店看書。書店六層的七十周年回顧展,以“歷程”“使命”“品牌”“展望”為主題的近百幅珍貴歷史圖片,將書店七十載征程清晰地呈現在讀者面前。“我們常說老字號,王府井書店不就是咱們金街上與時代同行的文化老字號嘛!”劉首映對前來采訪的《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感慨道。

作為與共和國同齡的書店,王府井新華書店,不僅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一個深入人心的品牌,更是共和國文化發展和出版發行進步的一個見證和縮影。

與王府井書店結緣四十載的忠實讀者朱理軒坦言,“王府井書店是我的書庫、基地,使我的老年生活充滿書香之樂”。

一位老專家打來電話,“王府井書店伴隨我度過了整個童年時代、學生時代,我感謝她,也祝福她”。寥寥數語,卻飽含對這座精神殿堂的真摯情感。

在共和國的記憶中,王府井書店是那個隨軍入城,新華書店開國的第一店;是那個在文化枯竭的特殊歲月中,挺立不倒的精神糧店;是那個在改革開放初期,國民渴求文化的知識圣殿;是那個在全新時代,艱難探索轉型升級的新華老店。

從“金街有書香,文化潤京華”起步

1949年2月,北平新華書店第一門市部在京城最繁華的王府井成立,王府井書店的生命樂章自此奏響。這個新生命的“額頭”上鐫刻著毛澤東手書的“新華書店”4個大字。當日,各界群眾和知名人士紛至沓來,踴躍購書,從此“金街有書香,文化潤京華”。

20世紀50年代初的王府井書店,以年進書一萬多種,一躍成為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書店。即使在“文革”期間,王府井書店仍實現了規模的擴張,滿足社會需求。“雖然那時書荒嚴重,年銷售圖書品種僅3萬至6萬種,但對于當時社會已是巨大的文化貢獻,是播撒知識的‘搖籃’。”王府井新華書店副總經理耿振偉向記者介紹道。

1978年,改革開放的號角吹起,把科學文化推進盎然的春天。各界讀者在王府井書店排起長龍,書店內常常門庭若市,讀者絡繹不絕。

1994年,伴隨著王府井大街升級改造的推進,“黃金地段還要不要文化企業”,王府井書店的去留問題成為當時社會議論的一個熱點。在當時出席北京市兩會的數十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建議下,王府井書店不僅得到了保留,而且北京市政府明確指示,要把王府井書店建成國家級的書店,要成為北京的文化地標。

1994年11月13日,王府井書店搬遷前的最后一個營業日,初冬的寒氣籠罩著金街,“成千上萬的讀者紛紛前來購書、留言,感謝她在過去45年間向公眾奉獻了20億冊圖書,并期待新建設的書店再創輝煌。”耿振偉表示,很多書店的老員工提起當年營業人員相擁而泣、讀者灑淚而別的場景,仍唏噓不已。

2000年9月26日,重新開張的王府井書店,以現代化書城的嶄新面貌,屹立在商賈云集的王府井大街上。“借助北京奧運會、北京殘奧會舉辦的東風,王府井書店徹底改造店堂環境,以更加主動熱情的規范化服務,向海內外讀者亮出了一個金街文化老字號的新形象。”耿振偉說道。

在社會效益與品牌效應中闊步前行

作為與共和國同齡的大型國有書店,激蕩起伏70年的王府井書店初心不渝,始終以社會效益、品牌效應拓展市場發展空間,服務讀者、服務出版單位。

“70年來,王府井書店始終不忘倡導閱讀、傳播文化、引領風尚、服務社會的初心,創造了新華書店無數個‘第一’。”北京發行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龍曉雯盤點道,首家實行開架售書,極大地方便了讀者選購圖書;率先和國內所有出版社建立特約經銷關系,成為第一家開設特約門市部的書店;首創新書首發、簽售等文化閱讀活動,引領了實體書店社會服務新潮流;創新性開設讀者熱線服務,增加熱線送書業務,等等,“70年來,王府井書店作為首都第一家新華書店,累計圖書銷量、服務讀者數量均居第一位”。

“王府井書店始終把讀者放在第一位,率先提出‘讀者的需求就是我們的追求’,這是我們的服務宗旨和理念。”王府井書店黨總支書記李柏林表示,這句印在購書袋上的話,已經深化為每名店員的切實行動,“從為買書服務到為買書人服務”。

70年來,王府井書店不斷苦練內功,全面提高員工素質,培養員工過硬的業務技能。在創新服務的探索中,書店涌現出一大批專家能手。王府井書店經營管理中心主任白國偉,就是其中的一個代表。

成長于一線圖書發行員崗位的白國偉認為,圖書就是自己打開與讀者交往的那扇門的鑰匙,“圖書推薦是我們必須掌握的業務技能之一,我會努力為每一位讀者找到他們想要的圖書”。在10余年為讀者提供朋友式服務的過程中,白國偉也因書結緣了很多人,其手機通訊錄上的1000余人,一半以上是客戶讀者,“正是讀者的信任,讓我感覺這份工作特別有成就感”。

“只要讀者進店看書,我們就高興。”李柏林坦陳,王府井書店作為文化陣地,始終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并且對讀者的包容性也體現得淋漓盡致。李柏林向記者展示了一位年輕讀者寫給書店的道歉信。信中,這位讀者懺悔自己少年時在書店的竊書行為并附上2000元作為賠款,同時感謝王府井書店以博愛寬厚的胸懷寬容了自己而未深究嚴懲,給予自己人生啟程路上最好的教化和啟蒙。“我們就想讓年輕人有個學習和成長的環境,引導其成長、為國家作貢獻,這是我們的追求。”

向新時代的公共文化空間邁進

“新時期,王府井書店積極探索升級改造的新路徑,結合北京全國文化中心的功能定位,根據書店運營的整體需求與廣大讀者對閱讀體驗的新期待,全力打造服務公共文化事業、滿足讀者對美好精神生活追求的公共文化生活空間。”龍曉雯介紹道。

2018年,王府井書店整合優質資源,突破書店大賣場的單一模式,與北京市東城區圖書館聯合創辦了“館店結合”模式的“王府井圖書館”。“從開館到現在,平均每月到館7500人次,圖書借閱近5000冊。”負責圖書館業務的王府井書店機關圖購部經理張碩提供的這組數據,印證了這種創新模式受讀者認可的程度。

在張碩看來,王府井圖書館實現了讀者既可以在書店購書,又可以借書的閱讀體驗。“形式的新穎,打破了閱讀的局限性,方便了讀者。”此外,圖書館依據大數據分析讀者的年齡構成、借閱圖書類別等情況,有針對性地推出圖書發布會、故事分享會、親子教育等文化活動,“為更多的閱讀群體提供精準的文化服務,讓更多的人走進書店,真正讓閱讀成為一種生活態度”。

2019年全新升級改造的“懷中讀·閱童館”亮相,營造了一個家長與孩子共同閱讀的場景,“圓形的書架設計,仿若置身母親的懷抱中,也契合了‘懷中讀’這一主題和理念”。王府井書店負責閱童館業務的何偉告訴記者,開業不久,他看到一位母親抱著三四歲的孩子看書,“當時情景真的很觸動我。我們倡導通過共讀,為父母創造與孩子溝通的機會,分享讀書的感動和樂趣”。

何偉告訴記者,為了更好地開展主題閱讀活動,特別在館內西側開設兒童繪本專區,搭建活動小舞臺,“在這里,舉辦繪本講座、閱讀分享、親子閱讀等豐富多彩的閱讀活動,大家反饋很好”。伴隨著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迅速崛起,“書店+科技”更是書店發展的必然趨勢。李柏林表示,王府井書店按照“線上全品、線下精品”的經營思路,拓展網絡發行業務,開發移動互聯網服務平臺,加快自營網站和第三方網站平臺建設,“實現以消費者為主導,以信息技術為平臺支撐,集網店、微書城、自媒體于一體,融合發展的產業鏈模式”。

龍曉雯說,2019年,王府井書店升級改造項目將有實質性突破,改造后的王府井書店,將不再只是售賣紙質圖書的超市賣場,而是一座“主業突出、多業態融合、環境高雅舒適、服務功能完善”的大型綜合文化體驗中心,將以令人驚艷的嶄新形象和全方位閱讀服務,向社會各界展現新時代“共和國第一店”的新風采、新作為。

快乐扑克走势图带连线 微信体彩电子投注单 二八杠提现棋牌游戏 大小倍投计划 万赢棋牌抢庄看牌牛牛 福彩2017228期22选5 老铁牛牛技巧 华宝娱乐彩票 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诈骗 天包胆是什么意思